接近真實的取徑 ——陳敬元的繪畫作品與創作轉向

繪畫不同於攝影來得直接銳利,一楨畫作所能講述的內容或作者的觀點,勢必得透過一個「解壓縮」的過程從而能解讀圖面所要傳達的意涵。英國藝評家佛萊(Roger Fry)曾言,繪畫是一種用以表達某種精神上的經驗的形式,「藝術家們不求形式的模仿,但求創造形式;不願模仿生命,但求找到生命的等值物……事實上,他們所要的不是幻覺,而是真實。」

真實,就是畫家們所在尋求的「一種注視世界的方式」。 閱讀全文 接近真實的取徑 ——陳敬元的繪畫作品與創作轉向

紙紮工藝與當代藝術的交會 ——從新興糊紙店到張徐展個展「自卑的蝙蝠」

01
新興糊紙店一景,張徐沛平日工作的場所約莫7坪空間的大小。

場景一:新興糊紙厝

在2014年底,藝術家張徐展替家中專營紙紮事業的老店「新興糊紙店」於板橋435藝文特區舉辦一個結合作品、老照片與文件的展覽,約莫兩間教室大小的展間,以簡明而清晰的方式將家中紙紮事業的歷史與現況對照呈現。那時候在展場看見張徐展時,很難想像這位身材高瘦、戴著黑框眼鏡的小伙子是如何以當代藝術家的身分回望那傳統且逐漸走下坡的家族事業。畢竟在講求視覺美感、觀念導向或前衛創新的當代藝術領域,手感和講求實作的精神皆已退居第二線,而所謂的歷史與傳統,常常是被藝術家做為嫁接前衛創作的手段。在張徐展的首次個展裡,結合紙紮與動畫元素為創作形式,將成長中的相關記憶轉化為作品,也更令人好奇新興糊紙店與張徐展的偶動畫之間有著什麼樣的關聯。 閱讀全文 紙紮工藝與當代藝術的交會 ——從新興糊紙店到張徐展個展「自卑的蝙蝠」

沒有演員的一場演出 ——何采柔個展「序幕」

從河床劇團「開房間計畫」中的《四季》到〈半透明的〉,藝術家何采柔一直嘗試在創作中將視覺/戲劇兩種不同形式相互融合。近日於伊通公園舉辦的個展「序幕」,何采柔將空間視為創作的一部分,她利用不同場景的設計與鏡框的概念,讓展場空間層次分明,並突顯出觀看作品時的身體感。 閱讀全文 沒有演員的一場演出 ——何采柔個展「序幕」

抵抗的美學 ——阿爾弗多.加爾於柏林舉辦大型個展

智利籍藝術家阿爾弗多.加爾(Alfredo Jaar)近日在德國柏林的三個展地舉辦大型個展「就是這樣:抵抗的美學」,這次的展覽由「視覺藝術的新社會」機構(簡稱NGBK)主辦,分別於NGBK、柏林畫廊以及博物館島上的新國家畫廊三個地點展出。此次展覽作品從加爾於1970年代的創作橫跨至2010年約卅五年,其中〈1+1+1〉是為第八屆文件展製作之作品。在此次的個展中,觀眾可分別從三個展地看到阿爾弗多.加爾在過去卅多年來的藝術歷程,同時也可從中看到藝術家是如何藉由藝術以關注世界。 閱讀全文 抵抗的美學 ——阿爾弗多.加爾於柏林舉辦大型個展

機械、工具與操演 ——劉瀚之「原地散步」中的心理小劇場

觀看劉瀚之的作品,若不是置放在美術館的空間裡,也許觀者很難想像這些外觀中規中矩的工具會是藝術品。而觀看他的作品之後,觀者卻也常常會被這些工具所迷惑,畢竟除了滿是無聊、怪異與荒誕的感覺之外,似乎還伴隨著些許被藝術家愚弄的感受:這些工具能用嗎?誰去用?藝術家究竟想要表達什麼? 閱讀全文 機械、工具與操演 ——劉瀚之「原地散步」中的心理小劇場

隱匿的窺看 ——范揚宗「泳池」系列的繪畫視角

不同空間的拼貼及視角的組合,向來是范揚宗的畫作裡最容易被辨識的特色。在繽紛的用色與銳利的線條包覆下,畫布內的空間像是捕捉事件某一個被凝結的片段,在色彩的交界、線條與線條間交織出詩意的想像。繼「夜店」系列之後,范揚宗以泳池為主題,於新作描繪夏日的溫度、發燙的肌膚、沁涼的池水以及許許多多折射而交錯的視線。 閱讀全文 隱匿的窺看 ——范揚宗「泳池」系列的繪畫視角

感.知空間——王德瑜個展「No.72」

對於大多數的人而言,雕塑所處理的始終脫離不了空間的範疇,且非得倚賴視覺來感受作品不可。對於藝術家而言,當代的雕塑概念則已脫離現代主義式的創作形式,而朝向各種不同的方向與可能發散。藝術家王德瑜向來以布料製作的充氣雕塑/裝置為主要的創作形式,她的作品探討作品與人、與空間的關係,也藉由這樣的手法促使觀眾以不同的方式:觀看、進入、觸摸甚至於直接在作品內跳動來感受藝術品。 閱讀全文 感.知空間——王德瑜個展「No.72」

平行的真實 ——張立人〈異國魔法師〉中的身分與認同

5
張立人 2011 異國魔法師 錄像

從動漫畫之中,我們常常能夠看見某一種社會角色的類型,或是一種族群的縮影。在過去的英雄角色中(如超人、蜘蛛人),英雄的背景設定總是與其現實生活中的角色有著相當大的反差。然而在真實的世界裡,平凡角色就是平凡的,他們沒有能力飛天遁地,更不是億萬富翁或不死金身。相對的,對於一般人來說,平凡、腐或者宅,是一種較之英雄更顯而易見的社會標籤。 閱讀全文 平行的真實 ——張立人〈異國魔法師〉中的身分與認同

繪畫裡的巴別塔 ——黃珮如個展「躲進光裡面」

在《聖經》故事裡,〈巴別塔〉是一則訓誡人類驕傲自負而遭致上帝懲罰的寓言。據故事的描寫,當時的人類有著共通的語言,為了想要建造一個可以通往天堂的高塔,這群人類在諾亞的後代巴比倫尼洛王的號召下,於幼發拉底河附近的示拿之地集結,興建能通往天堂的高塔。這個舉動觸怒了上帝,上帝因而使人類說起不同的語言,在人類無法相互溝通的情況下,高塔建造到一半就停止,此計畫因而失敗,人類也四散東西,因語言的差異再也無法溝通,而高塔自此被稱為「巴別」。 閱讀全文 繪畫裡的巴別塔 ——黃珮如個展「躲進光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