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靜物,是生命的姿態

「畫畫並不意味著盲目地複製現實,而是意味著尋求各種關係的合諧。」——塞尚(Paul Cézanne)

「我的畫不僅呈現真實,還要在其中注入某種特別的意義——某種因所繪物象而生的內在感覺。」——安東尼奧.洛佩斯.賈西亞(Antonio López García)

 

1.藝術、藝術家與世界的交集

呂浩元的畫,始終是圍繞著他所身處的世界與生活而開展出來的。 閱讀全文 不是靜物,是生命的姿態

像生活的藝術 ——日本東京森美術館「李明維與他的關係:參與的藝術」

深夜11時,我盤腿坐在柔軟的床墊上,和3公尺之外的李明維聊天。原本在白天是禁止碰觸的作品,在夜晚成為我們的睡床,一旁的木製矮櫃擺放著展品以及我們剛換下的衣物,而背包隨意地擺在床邊,當然鞋子也是。我們交談的聲音並不大,但依稀可以聽到些許回音從展場的另一側折返,而要去洗手間,得先經過〈移動的花園〉這件作品、穿越一道厚重的安全門,還有掛著李明維家族的照片牆才可到達。夜晚除了門口的指示燈,幾乎沒什麼光線,原本三個小時前還有觀眾的現場,現在成了我們即將就寢的地方。

如果只看那擺著兩張床的房間,那麼它看來就是間普通的臥房,只是稍微空曠了點,唯一不同的地方在於,這間臥房位於東京森美術館的展場內,我們兩人在展場過了一夜,這是李明維的〈睡寢計畫〉。 閱讀全文 像生活的藝術 ——日本東京森美術館「李明維與他的關係:參與的藝術」

映照自我:王亮尹的肖像畫

一個又一個令人看了愉悅的甜點,是王亮尹過去幾年來較為人所知的繪畫主題。那些各式各樣的蛋糕與點心,直接地與觀者感知聯結,繽紛的色彩驅動人們的味覺記憶,而圖象本身與美好的意涵劃上等號,使它們成為一種華麗的幻象:一個失去意義指向的空洞符號。

王亮尹今年的新作轉向描繪深層的生命狀態,她以「生日快樂」為題,由慶生角度切入描繪身邊的朋友。其畫作色彩從原本繽紛甜蜜的調性,改為鮮豔的大紅、囂張的青綠或深邃的紫黑。畫風丕變固然是藝術家在創作上所追求的結果,可顯然這種更具張力與渲染力的呈現,不能說與藝術家本身對生命經驗的體悟完全無關。 閱讀全文 映照自我:王亮尹的肖像畫

召喚「此曾在」之真實 ——沈昭良與他的攝影路

我們藉由「觀看」的行為做為解讀世界的方式,就此而言,每一張照片所呈現出來的影像,都會在不同觀者的心中產生不同的意義。而每一張照片,在經由攝影者的形構後,又各自代表特定脈絡敘事下之表象切片並有其所指。因此,這也意味著在我們對於一特定事物所經驗到的同一性,是經由此事物的多重樣態所給出,它確實存在,但難以被完整捕捉。

身為一位攝影師,沈昭良雖然因其創作形式而被稱之為「古典的」或「紀實(攝影)的」,然而他在〈映像南方澳〉、〈玉蘭〉與〈STAGE〉等系列作品中,除了創造出這些被稱之為「現實的碎片」的畫面,在影像之外也留下空間並引領我們去探詢:在影像的背後究竟有著什麼樣的故事?而這種來自於故事本身的立體層次、敘事性的影像呈現,這種亟欲將碎片拼湊為完整圖式的驅力,正是沈昭良作品的魅力所在。 閱讀全文 召喚「此曾在」之真實 ——沈昭良與他的攝影路

以詩性召喚生命的殘敗與美好 ——牛俊強作品中的氣質與情感

身為一位藝術家,牛俊強的人,有時候比他的作品更具有魅力。

請別誤會了,我指的並不是一眼望去,關於眼睛所能測量到的一切的外在條件,而是他身為藝術家的氣質、敏銳的心靈,以及對於人與人關係的細膩觀察。這樣的氣質,也正是牛俊強近兩年的創作中,一再一再地在各種影像、形式與關係中昭然若揭的、那既幽微卻又令人回味無窮、最最挑動神經的情感表現。 閱讀全文 以詩性召喚生命的殘敗與美好 ——牛俊強作品中的氣質與情感

滲透生活的攝影 ——陳順築作品中的微觀敘事

攝影是從細碎的生活切片中,去寄託瞬間同意的情緒,這樣快的認同方式,往往只是收集來不及思索的速度和運氣,而準確的情感對位,卻是後來沖出底片才逐漸發現的事。——陳順築

回首陳順築過去廿年的作品,「家」、「家族」與「記憶」是最容易被閱讀與觀察到的主題,從早期的影像手記《眼睛的思惟》、「集會.家庭遊行」、「家庭風景」、「四季遊蹤」、「花懺」系列或是裝置作品〈金都遺址〉。無論是影像作品或是裝置作品,陳順築一再地提取家族照片或肖像照做為主要的影像呈現,又或者是拍攝老家澎湖、或以澎湖做為作品裝置地點。由此脈絡觀之,觀者不難理解,私密而微觀的敘事體,一直是陳順築作品中相當重要的主軸。 閱讀全文 滲透生活的攝影 ——陳順築作品中的微觀敘事

接近真實的取徑 ——陳敬元的繪畫作品與創作轉向

繪畫不同於攝影來得直接銳利,一楨畫作所能講述的內容或作者的觀點,勢必得透過一個「解壓縮」的過程從而能解讀圖面所要傳達的意涵。英國藝評家佛萊(Roger Fry)曾言,繪畫是一種用以表達某種精神上的經驗的形式,「藝術家們不求形式的模仿,但求創造形式;不願模仿生命,但求找到生命的等值物……事實上,他們所要的不是幻覺,而是真實。」

真實,就是畫家們所在尋求的「一種注視世界的方式」。 閱讀全文 接近真實的取徑 ——陳敬元的繪畫作品與創作轉向

紙紮工藝與當代藝術的交會 ——從新興糊紙店到張徐展個展「自卑的蝙蝠」

01
新興糊紙店一景,張徐沛平日工作的場所約莫7坪空間的大小。

場景一:新興糊紙厝

在2014年底,藝術家張徐展替家中專營紙紮事業的老店「新興糊紙店」於板橋435藝文特區舉辦一個結合作品、老照片與文件的展覽,約莫兩間教室大小的展間,以簡明而清晰的方式將家中紙紮事業的歷史與現況對照呈現。那時候在展場看見張徐展時,很難想像這位身材高瘦、戴著黑框眼鏡的小伙子是如何以當代藝術家的身分回望那傳統且逐漸走下坡的家族事業。畢竟在講求視覺美感、觀念導向或前衛創新的當代藝術領域,手感和講求實作的精神皆已退居第二線,而所謂的歷史與傳統,常常是被藝術家做為嫁接前衛創作的手段。在張徐展的首次個展裡,結合紙紮與動畫元素為創作形式,將成長中的相關記憶轉化為作品,也更令人好奇新興糊紙店與張徐展的偶動畫之間有著什麼樣的關聯。 閱讀全文 紙紮工藝與當代藝術的交會 ——從新興糊紙店到張徐展個展「自卑的蝙蝠」

沒有演員的一場演出 ——何采柔個展「序幕」

從河床劇團「開房間計畫」中的《四季》到〈半透明的〉,藝術家何采柔一直嘗試在創作中將視覺/戲劇兩種不同形式相互融合。近日於伊通公園舉辦的個展「序幕」,何采柔將空間視為創作的一部分,她利用不同場景的設計與鏡框的概念,讓展場空間層次分明,並突顯出觀看作品時的身體感。 閱讀全文 沒有演員的一場演出 ——何采柔個展「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