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術館到戰場 ——再談NFT在藝術領域中的概況

儘管NFT在今年年初以來似乎有退燒的跡象,如重量級的國際交易平台OpenSea在2月交易量就銳減30%,但無論在國際藝壇或是台灣,NFT的熱潮仍持續著。在台灣,以藝術創作做為基礎的NFT平台akaSwap活躍依舊,另一個新成立的NFT平台SOYL(所有)近期也正式公開。SOYL將重點擺在藝術家所能創造的內容,同時以「嚴選平台」為號召,強調以強化合作藝術家的對象素質,以及深化NFT藝術社群為目標。

除了平台的成立,幾個展覽或美術場館也跟上NFT的發行熱潮。台北當代藝術館近期舉辦的展覽「蓋婭:基因、演算、智能設計與自動機_幻我;它境」,即與藝術家黃新共同推出限量800份的NFT作品,其設計機制是讓觀眾在購買後,除了獲得具獨特設計的NFT作品,同時觀眾也能憑此免費入館看展。此外,近日北師美術館也發佈消息,表示將為展覽發行NFT《Kng》。北師美術館預計在展覽最後一天舉辦跨夜活動,邀請創作者收集活動參與者提供的影像素材,以及折射在作品《甘露水》身上的不同時刻的光影,搭配藝術家王榆鈞、蔡宛璇和周震的聲音創作,生成24個不同版本的《Kng》NFT,而這些NFT將免費贈送給參與活動的觀眾。

在國際藝壇中,NFT的應用仍隨處可見,同時也仍具一定潛力。根據甫發行的《巴塞爾藝術展與瑞銀集團環球藝術市場報告》中指出,2021年在藝術市場以外、與藝術相關的NFT銷售額同比增長了100倍以上,達到26億美元;而在一份調查中,數據顯示有接近三分之二的高淨值藏家,曾購買過以藝術品為基礎的NFT。但值得注意的是,報告也同時指出,NFT銷售雖然在2021年進入傳統藝術品市場的拍賣領域,不過迄今為止所創造的價值有限。唯獨從蘇富比拍賣公司的統計中可以發現,NFT的拍賣為他們帶來了許多年輕買家,其中有一半的投標者年齡在四十歲以下。

這份報告揭示了NFT在視覺藝術領域的發展,並沒有想像中來得火熱,至少對大部分的藏家而言,在拍賣場上拍到的作品,相較虛擬項目,還是實體物件來得有吸引力。而藏家們對於NFT的保守態度,也直接反映在上述統計中,對於藝術市場而言,真正投入虛擬貨幣或是NFT交易的族群,其身份是以四十歲做為分野,而這個分野,約莫就是在成長過程中被網路餵養的世代,亦即俗稱的網路世代。

烏克蘭政府與多位藝術家合作,推出「戰爭博物館」的NFT。

事實上,NFT在純藝術交易領域之外,有更具意義而廣泛的應用,同時也在俄烏戰爭中扮演重要角色。自2月底俄烏戰爭開打後,除了來自各國與民間的捐助,加密貨幣也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烏克蘭在2021年4月已正式將加密貨幣合法化,同時在戰爭開打後,還於官方推特(Twitter)帳號發布了一個比特幣錢包地址和一個以太坊錢包地址,接受全球各地的加密貨幣捐款。烏克蘭政府除了已經獲得接近1億美元的捐款,同時在3月底也進一步推出「戰爭博物館」的NFT,將這次戰事裡的事件、新聞報導等製作成五十四個NFT,以盲盒的方式發行。每個NFT定價0.15 ETH(以太幣,近新台幣14000元),而首次銷售的所有利潤,則會直接進入烏克蘭數位轉型部的錢包。烏克蘭數位轉型部副部長波尼亞可夫(Alex Bornyakov)表示,這些NFT共同構成了一座記錄俄烏戰爭事件的博物館,「我們希望能以NFT的形式將這些戰爭事件告訴全世界」。

回過頭來,NFT在藝術創作上的面貌還持續變化中。許多知名藝術家先後投入NFT的創作,其中不乏強調觀念性的作品,達敏・赫斯特(Damine Hirst)即是一例。他在2021年推出《The Currency》,同步發行一萬張畫作與NFT,雖然與他過去的作品相較,每幅定價2000美元的價格相當親民,不過赫斯特規定藏家只能在實體與NFT版本間二擇一,沒被選擇的版本一律銷毀處置。選擇實體,作品是真正地拿在手上;選擇NFT,拿到的是擁有作品的證明。換言之,赫斯特想討論的是在藝術收藏這件事情上,關於「擁有」的定義。

達敏・赫斯特推出的《The Currency》,讓藏家在實體作品與NFT之間二選一。

關於NFT在藝術創作上能開拓的空間,顯然還沒到盡頭。美國當代藝術家傑夫・昆斯(Jeff Koons )近日宣布一個規模與野心都令人咋舌的項目,他即將推出首個 NFT作品《Moon Phases》,作為紀念美國阿波羅 17 號任務登月 50 週年。昆斯預計透過與民間單位合作,將一系列的雕塑作品發射至月球,而這系列的作品除了紀念意義,也象徵人類對神秘宇宙的好奇探索與迷戀。傑夫・昆斯此舉不僅規模驚人,同時預計也將創造一個「具有歷史意義」的 NFT。

(本文刊載於《藝術家》雜誌第564期,2022年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