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的隱喻及其在藝術中的形象

瘟疫與死亡的描繪

歐洲大陸在14世紀時因黑死病(鼠疫)肆虐,致使人口銳減近三分之一,這個史上第一個動搖人類文明的疾病,其影響之大,改變了既有的封建國家經濟與社會面貌,被部分歷史學者認為是催生西方當代社會與文明的原因之一。而中世紀的文學家、畫家也曾有不少作品以黑死病為靈感,在平面作品中最常出現的主題就是「死亡之舞」(the dance of death)。這一類主題除了受黑死病爆發所影響,也與中世紀出現的舞蹈狂熱(Dacing Mania)風潮相關。「死亡之舞」的內容呈現出中世紀人們普遍的悲觀性格,以及對死亡的恐懼。這類主題最先出現在教堂壁畫中,並與宗教題旨結合,擴大成為具有勸世與教化的意涵,如把握當下、珍惜生命等。

霍爾班 死亡之舞 木刻版畫

文藝復興時期的德國畫家霍爾班(Hans Holbein)就曾以死亡之舞為主題製作木刻版畫,這一系列的作品傳達出「人難免一死」的意涵。死亡的形象,除了表達凡人對死亡的恐懼,也隱含著各種寓意、道德與諷刺的概念。而在死亡之舞主題中,常可見以骷顱代表死神的形象,死神則與不同階級的人物出現在同一畫面,描述各式各樣的故事。另一件受疫情啟發的作品,則有文藝復興時期畫家老布魯格爾(Pieter Brueghel the Elder)的《死亡的勝利》,在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藝術家透過精細的筆法和優異的構圖能力,描寫疫情肆虐下的生活以及人們生命之脆弱。再如著名的瑞士象徵主義畫家柏克林(Arnold Böcklin)也曾經創作《瘟疫》,內容描繪一身穿黑袍的骷顱,騎在有一對蝙蝠狀翅膀的生物上穿越中世紀的街道,其所到之處均是恐怖的死亡景象。

愛滋病蔓延下的藝術創作

1980年代,愛滋病在全球造成大流行,由於沒有解藥,因此也被視為是新世紀的黑死病。為了力抗隨著愛滋病的流行而帶來的恐懼與錯誤的認識,「ACT UP」(愛滋病解放聯盟)在美國成立,致力於撕除隨疾病而來的歧視標籤。美國藝術家凱斯・哈林(Keith Haring)因自身也是愛滋病患者,他不僅受到該社會運動的影響並成為運動的贊助者之一,也透過藝術作品發聲,以宣傳式、帶有媒體傳播性質的平面作品,傳遞反歧視、反偏見、安全性行為與和歧視對抗的內容。

岡薩雷茲-托瑞斯 無題(羅斯在洛杉磯的肖像) 1991 裝置

另一件值得一提的創作,是岡薩雷茲-托瑞斯(Félix González-Torres)的作品《無題(羅斯在洛杉磯的肖像)》,該作為岡薩雷茲-托瑞斯為罹患愛滋病的伴侶所作。作品為一堆總重量175磅、看起來色彩鮮豔令人愉悅的糖果,展場的糖果允許觀眾在看展時拿取,並會定期補充。這些糖果的重量,是其伴侶羅斯在染上愛滋病前的體重。岡薩雷茲-托瑞斯在1991年創作這件作品,也正是羅斯病逝的同一年,他透過細膩又感性的手法,隱喻著受到病痛折磨而形體日漸消瘦的戀人。

(本文節錄自《藝術家》雜誌第554期,2021年7月號「藝點觀察」單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