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越」是種錯誤嗎?——從瑪莉娜近期的爭議事件談起

行為藝術家瑪莉娜(Marina Abramović,)最近受到網民的無理攻擊,正確一點地說,遠因是前美國總統候選人希拉蕊的電郵,在2016年因維基解密事件外洩,使得瑪莉娜受牽連的後續;近因則是她替微軟公司新產品「HoloLens2」所拍攝的廣告。整起事件令人匪夷所思,因為瑪莉娜並非使用VR或混合實境技術所做的作品而受非議,其原因與藝術無關——在網路上的負面指控,皆聚焦在瑪莉娜過去的作品《靈魂烹煮》(spirit cooking),指控藝術家為「撒旦崇拜者」。

Photo: Microsoft

瑪莉娜自2010年在MoMA結束個展後,嘗試將創作方向轉新媒體,她在2018年的香港巴塞爾藝術博覽會和HTC Vive合作的《Rising》,以及2019年所創作的《The Life》,都可看到她對虛擬影像如何影響「真實」的概念有濃厚興趣,瑪莉娜曾提到,混合實境的技術,讓跨越時空限制的表演成為可能。也因此,在微軟所推出的「HoloLens2」廣告中,瑪莉娜的台詞說:「未來的藝術將毋需物質,能量將以純粹的方式在觀者和藝術家之間傳遞。對我而言,混合實境是其解答。」而這支廣告在4月10日於Youtube上架後,僅短短四天就因網友爆量反推與攻擊而下架,一群被認為是極右派的群眾,將瑪莉娜貼上標籤,並斥責微軟不應該和「女巫、撒旦主義者、路西法的信徒」合作。為何瑪莉娜會受到如此強烈的攻擊?這與她的作品有什麼關係?

要談瑪莉娜,得先談其行為作品中的藝術框架和機制。

行為藝術在歐美藝壇的興起約莫是在1960年代中期,受到達達主義、激浪派、國際境遇主義等不同藝術流派的影響,行為藝術的創作在最初具有講求回歸日常生活、脫離物質基礎(相對於繪畫與雕塑傳統)、反對美術館與藝術市場機制等特質。在1970年代,瑪莉娜一連創作幾件作品,其中最有名的作品是《節奏0》。這件作品明顯受到小野洋子在1960年代的作品《切片》(Cut Piece)所影響,瑪莉娜同樣設定作品的環境條件,如在公開場所、觀眾可使用藝術家所提供的工具,對藝術家進行預先設定好的行動。《節奏0》提供多樣道具給觀眾使用,包括一杯水、一朵玫瑰、一把刀子、鐵鎚及一把填有子彈的手槍等。瑪莉娜在《節奏0》的說明寫著:「你可以在我身上使用桌上的任何物品,我承擔所有後果。」這段文字替藝術家的在場與遊戲規則做出保證,同時也免除觀眾的法律責任。過程中瑪莉娜靜止不動任憑觀眾擺佈,現場隨著觀眾情緒被渲染擴張變得暴力而逐漸失控,也有觀眾真拿起手槍對準藝術家,最後瑪莉娜走向對她施暴的觀眾,作品結束在眾人一哄而散的混亂場面。瑪莉娜的作品有如一場實境秀,鮮明地揭示出暴力是如何地被擴散與疊加,而人們的理智又是如何脆弱,在特定的情境下輕易地偏移甚至消失。

瑪莉娜素來以精神與肉體的耐受度為前提創作,可以說,行為藝術是她用來理解自己和世界的方法。正因為這些作品均有特定的規則、有明確探討的概念,因此即便作品不在白盒子內發生,也因其鮮明的脈絡而能被以藝術的方式被理解。只是,瑪莉娜的作品如《節奏5》中出現的五芒星造形,或是《靈魂烹煮》中使用豬血在展場塗鴉等形式,被好事者扭曲並做為攻擊目標。因為維基解密事件發生後,希拉蕊與其幕僚的電子郵件,被發現有與瑪莉娜通信的內容,而其中一則瑪莉娜提到她將舉辦一場「靈魂烹煮」晚宴(「靈魂烹煮」是瑪莉娜邀請藏家、友人至家中小聚的暱稱,餐點並無特別之處。),邀請包括希拉蕊競選辦公室主任等人共同晚餐。自此之後,瑪莉娜在網路世界即被極右派的網民鎖定,遭受到他們鍥而不捨的攻擊。這次微軟廣告被迫下架,只是又一次網路霸凌的重演。

藝術創作在藝術的範疇外常常受到曲解,這是因為藝術框架與其機制,總隨著藝術家的創作不斷擴張延伸,逾越自身是藝術常見的特質之一。自進入20世紀之後、前衛藝術運動出現以來,藝術總是在挑戰自我,並且因機制邊界的推進,而容納更多的創作可能性。回顧藝術史的演變,特別是現當代藝術,藝術成就多半建立在藝術家逾越藝術機制侷限的能力上,杜象、波依斯都是鮮明的例子。在2016年瑪莉娜曾針對電郵事件回應說,自己的作品與邪教崇拜完全無關,她的創作在於探討純粹的精神性,「藝術對我而言,是探索一切未知的途徑。」也因此,使用豬血塗鴉、鞭打自己或在展場坐足8小時與觀眾對視,都只是瑪莉娜藉藝術探索或證明未知的方式。瑪莉娜無端遭網路霸凌,不僅是因網軍帶政治目的的刻意羅織,也包含了對常人的冒犯,因為她將不合理之事做成藝術,最後更因此成功,這才是真正遭受攻擊的原因。

(本文刊載於《藝術家》雜誌第541期「藝點觀察」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