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文

現場藝術在台灣

 在近期,Performa19首度邀請台灣藝術家參展,在蘇匯宇、余政達、黃博志與周育正四位藝術家的創作中,都可明顯看到表演性的加入如何挪移觀眾與文本間的視角。Performa19的作品在本文中不多著墨,不過,關於視覺藝術家如何思考表演性的問題,可以透過近日在北師美術館展出的「這是一個在自助洗衣店的故事」說明。這件與展覽同名的作品以舞蹈演出、聲音和成堆的衣服構成文本主軸,僅管藝術家明確地將不同樓層設定為各個事件場景,但每次演出仍因觀眾的在場(如與表演者的距離、反應)而有不同。藝術家賈茜茹的創作靈感,來自於墨爾本駐村時在自助洗衣店休息所見。她認為人們在洗衣店中的表現,帶有電影和劇場般的戲劇感,而透過對於人們日常生活的想像,或是衣服款式背後所代表關於價值、階級等不同背景的聯想,她開始思索關於拍攝舞蹈影像的可能。然而,無論是從做為媒材的衣服去發展街頭的行為展演,或是單靠衣物做為雕塑以呈現人際關係及背景,都無法完整表述洗衣店的日常所給予藝術家的感性經驗。因此,賈茜茹邀請不同背景的創作者加入,從書寫開始,共同想像關於自助洗衣店日常所包含的各種要件如動作、氣味與其他可感的經驗,將文字轉化成身體狀態,再以此發展出文本架構,由表演者在各自的演出中予以延伸呈現。這種看似不完全、拼貼式的演出,既提供觀眾想像空間,也因其不完全而構成作品本身的可變性。在若有似無之間,觀者能將自身經驗投入,想像場景中的狀態,無論在他們的腦海中連結了什麼,這些不同的想像都共同完整了作品本身。

 當2015年謝杰樺與董怡芬在北美館展出〈日常編舞〉時,這件作品對觀眾拋出了「這是舞蹈,還是觀念藝術?」以及「舞蹈是否能做為雕塑群眾的工具?」的問題。在現今,雖然同樣也運用身體或行為構成表演性,但現場藝術比觀念藝術走得更遠;藝術家所欲補捉的——無論是日常生活或是補綴歷史檔案——都是那些無可名狀、言語不及的經驗,也許只有現場表演能以最直接的方式,來喚起觀眾內心深處,曾經熟悉但卻又陌生的情狀吧。

(全文刊載於《藝術家》雜誌第537期,2020/2,「藝點觀察」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