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藝術與葡萄酒相遇——木桐傳奇與酒標設計

品酒,意味著要用眼睛細細觀察,以嗅覺慢慢地品其香氣,最後才是以舌頭感覺酒體的厚薄與滋味。除了釀酒之外,酒標設計也具有相當大的學問。從上個世紀法國波爾多產區的木桐酒莊(又稱摩當豪傑,Château Mouton-Rothschild)開始,酒標設計和視覺藝術完美結合,每一年份的葡萄酒有著各自不同的酒標,這種獨特性提升了紅酒的收藏價值。本文介紹木桐酒莊的歷史,以及與藝術家合作的故事,看藝術與紅酒如何完美結合,創造出超越半個世紀的佳話與傳奇。

木桐與酒標設計

紅酒的世界引人入勝,風、土壤、陽光與水的成分,再加上橡木桶後天陳釀的化學作用,在在都影響了一瓶紅酒獨特的個性與風味。紅酒的迷人之處,就在於每一瓶酒都有其獨特的性格,而每一年份釀成的身世背景,又加深了紅酒魅力。談到法國紅酒,即便不識頂級的酒莊有哪些,大多數人也必定聽聞過「五大酒莊」的稱呼。從拉圖(Château Latour)、拉斐(Château Lafite)、瑪哥(Château Margaux)、歐布里昂(Château Haut-Brian)到木桐,這五個酒莊並列為波爾多產區的頂級酒莊。在五大酒莊中,又屬木桐酒莊最為獨特,其獨特之處主要是因為木桐酒莊每一年都邀請一位在世的藝術家設計酒標。這種將葡萄酒與藝術結合的作法,開啟酒標設計的先河,亦讓每一年份的葡萄酒增添話題與收藏價值。

07_2
那塔利艾男爵是2003年酒莊150週年慶的主要形象

木桐酒莊位於法國西南部的葡萄酒鄉波爾多。最早是於18世紀,由法國貴族布昂男爵(Baron Joseph de Brane)開闢葡萄酒園,1853年由英國的納塔利艾男爵(Baron Nathaniel de Rothschild)買下這間酒莊,並將名稱改為「Château Mouton-Rothschild」,自此開啟了木桐酒莊的輝煌事業。

木桐酒莊和藝術家的合作,要從20世紀初的菲利浦男爵(Baron Philippe de Rothschild)說起。菲利浦男爵出生於1902年,他一生熱愛文學、藝術和戲劇,多才多藝之外,也是名業餘的賽車與賽艇手。菲利浦男爵於1922年以20歲之齡接掌酒莊的管理工作,並於1947年正式繼承木桐酒莊。在1924年時,為了慶祝菲利浦男爵上任後所產出的第一瓶葡萄酒,木桐酒莊邀請當時知名的藝術家,同時也是海報設計者尚.卡路(Jean Carlu)為該年份的葡萄酒設計酒標。尚.卡路以羅斯柴爾(Rothschild)家族的五支箭頭家徽,以及木桐酒莊的象徵圖像——綿羊(Mouton有綿羊之意)繪製出了有大塊對比色的酒標。

酒標設計的歷史算起來並不長,主要原因和早期葡萄酒的存放與銷售方式有關。在玻璃瓶出現之前,葡萄酒始終是存放在橡木桶內,即使是早期的玻璃瓶裝葡萄酒,也僅使用粉筆在瓶身上標明產地,或者由負責銷售的代理商自行裝瓶貼標籤,因此酒標僅僅是一種標名葡萄酒背景的辨識工具,與設計毫無關係。這樣的情況,一直到木桐酒莊之後才開始有了改變。木桐酒莊自從1924年使用了尚.卡路設計的酒標,至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菲利浦男爵決定每年都邀請不同的藝術家設計酒標,這樣的決定也開啟了木桐酒莊半世紀以來與藝術家合作的美談。

在二戰結束的同年,菲利浦男爵為了慶祝戰爭結束及同盟國的勝利,邀請藝術家菲利浦.朱力安(Philippe Julian)負責新酒標的設計,朱力安在正中央安置了大寫的V象徵勝利,V的兩側則以不對稱的橄欖枝葉環繞並使用葡萄藤裝飾,以此隱喻和平。自此以後,菲利浦男爵每年都會選擇一位自己有收藏作品的藝術家為合作對象,替木桐酒莊繪製該年度的酒標。


藝術贊助關係與歷年合作藝術家

菲利浦男爵對於藝術的熱愛,以及對於藝術家的尊重都充分表現在酒標的設計上。由於菲利浦男爵收藏許多藝術品,和藝術家們往來頻繁,因此酒標最初都是委託所收藏作品的藝術家來設計(如勃拉克),後來這個慣例演變,即成了與存世藝術家合作的不成文規定,也成了木桐酒標設計的最大特色。至於酒標設計的方向與內容,菲利浦男爵一向給予藝術家充分的自由與空間,也因此,自1945年以來至今近70張酒標都是獨一無二的作品。而最有趣的是,觀看木桐酒莊的酒標,也等於閱讀了現當代的藝術史,細數這些曾經設計過酒標的藝術家,從立體派的勃拉克、畢卡索,超現實主義的藝術家米羅、達利、馬遜(Andre Masson)、夏卡爾,以及康丁斯基、馬瑟威爾、蘇拉吉、培根、達比埃斯、安迪.沃荷,到兩年前過世的英國畫家弗洛伊德,每一位都是赫赫有名的藝術家。

藝術家的作品往往能高價賣出,那麼幫酒廠設計酒標,酬勞又是怎麼計算的?直接付錢顯得太俗氣,木桐酒莊向來以贈送幾箱該年份的葡萄酒給藝術家做為謝禮,既獨特也誠意十足。

在木桐酒莊歷年與藝術家的合作過程中,也曾發生不少趣事。

木桐酒莊在19世紀時並不是頂級酒莊,當時木桐被波爾多分級列入第二級酒莊,木桐的紅酒雖然受到好評,但是卻遲至1973年才正式升級成為五大酒莊之一。該年為了慶祝酒莊的升級,菲利浦男爵選擇了他所收藏的畢卡索的作品〈酒神祭〉的圖案做為該年份的酒標。然而,畢卡索對於此事持反對意見,直至他1973年去世之前,木桐酒莊都未獲得藝術家本人的授權。菲利浦男爵與畢卡索家族持續溝通,最後才在1975年,也就是1973年份的葡萄酒即將裝瓶的時刻,才獲得授權使用〈酒神祭〉做為酒標。儘管1973年並不是一個好的年份,但由於酒標的使用及創作的藝術家極具故事性,這也讓1973年份的葡萄酒成為木桐最知名的年份之一。

17
巴爾杜斯為93年所設計的酒標

另一個事件則發生在1993年,甫接手家族事業的菲利浦男爵之女,菲莉蘋女爵(Baronne Philippine de Rothschild),ola Balthus)的裸女圖為酒標,但是卻遭到美國以圖像不雅為由禁止。為了不失去美國這個市場,菲莉蘋女爵於是決定維持原案,以巴爾杜斯的作品為該年份的酒標,另外特別為美國市場「量身訂製」了空白的酒標。兩種酒標的推出,不僅維持了木桐酒莊的傳統,也對照出美國自文化戰爭以來保守派對於藝術的僵硬態度。當然,這樣一來也使得木桐酒莊1993年份的葡萄酒身價暴漲,因為這些事件,間接使得美國的葡萄酒藏家更想要收藏有著巴爾杜斯畫作的葡萄酒,而爭相透過管道購藏。

 


木桐與紅酒拍賣市場

1993年份木桐酒莊的葡萄酒價格飆漲,此情況雖然純屬意外,但是也令外界對於菲莉蘋女爵精準的判斷與掌握市場的能力更加敬佩。1996年,木桐酒莊首次邀請中國藝術家合作,書法家古干獲邀為該年份的葡萄酒設計酒標。古干以書法加上彩墨的創作形式,為1996年份的酒標設計出〈心連心〉這幅作品,酒標上五個不同的心字形象層疊交錯,既象徵著中國的書法,同時也暗喻著葡萄藤的形象。在2008年,畫家徐累也獲邀創作,成為第二位替木桐酒莊設計酒標的中國藝術家。

木桐酒莊與中國藝術家的合作,一方面象徵著菲莉蘋女爵對於中國藝術的品味與關注,從另一個層面來看,也意味著中國藝術的崛起,以及中國近年所掀起的葡萄酒熱對於市場的影響力。根據香港佳士得的拍賣資料,2012年的「佳士得名釀:珍罕窖藏精品」專拍,不僅成交率超過97%,成交總金額更高達港幣4231萬元,其中木桐酒莊的垂直年份系列(1945至2008年,66瓶普通裝),以港幣108萬9000元成交。至於在北京保利的拍賣成績也有不俗表現,一箱1998年份的木桐紅酒,以人民幣5萬1750元的價格成交。至於在2012年11月舉辦的「名窖珍罕醇釀」所公布的拍賣前十大價目表,木桐酒莊不僅占了三名,1945年份12瓶裝的葡萄酒最後以港幣114萬9500元成交,在拍賣場上屢屢創下佳績。

木桐酒莊在近年的拍賣市場炙手可熱,除了上述成績之外,由蘇富比所公布的洋酒拍賣高價紀錄,其中兩項就是由木桐所拿下。單項洋酒拍品世界拍賣紀錄是1982年的木桐以50箱110萬美元的價格成交(紐約,2009年11月)。單瓶洋酒世界拍賣紀錄則是1945年份、4.5公升的木桐,以31萬700美元成交(紐約,2007年2月)。雖然五大酒莊中的其他酒莊如拉斐、拉圖等成績也不俗,但木桐超過半世紀持續與藝術家合作,讓木桐酒莊每一個年份收藏價值更加提高。在2012年12月,木桐酒莊也公布了2010年份的合作藝術家,酒莊委託美國當代藝術家傑夫.孔斯為這一年份設計酒標。雖然傑夫.孔斯被歸類為普普藝術家,但他卻選擇了看來相對古典的龐貝古城壁畫中的維納斯女神做為主要形象。由這一點看來,傑夫.孔斯顯然對木桐酒莊的歷史知之甚詳,或至少做了功課,因為他選擇了裸體的維納斯為主視覺,很明顯呼應著1993年的酒標查禁事件。木桐的葡萄酒現今當然不至於因酒標上的裸體圖案而無法進入美國市場,但傑夫.孔斯幽默的作法讓2010年的木桐話題更添。

13-佳士得-建議可放大
紅酒如今也成為拍賣市場炙手可熱的商品

結語

紅酒的酒標註明了一瓶酒的身世,然而酒標的設計卻不單單是一張驗明正身的標籤。歐洲酒莊在酒標的設計上大多保守,以酒莊建築、田園景色或是能象徵酒莊精神的符號為主,這一點至今仍未有改變。兩相對照之下,木桐酒莊與藝術家的合作,讓葡萄酒的世界多了許多的話題性。而隨著設計工業的長足進步,以及設計者的創意發想,當今的酒標設計也跳脫出以往制式的規格,有了更多的花樣與個性。近年葡萄酒的酒標設計、瓶身乃至於其他的包裝設計,都已跳脫制式的作法,隨著葡萄酒市場的改變與擴大,酒標設計愈見繽紛,也見證了葡萄酒市場的興盛。

(本文刊登於《藝術收藏+設計》2013年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