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畫裡的巴別塔 ——黃珮如個展「躲進光裡面」

在《聖經》故事裡,〈巴別塔〉是一則訓誡人類驕傲自負而遭致上帝懲罰的寓言。據故事的描寫,當時的人類有著共通的語言,為了想要建造一個可以通往天堂的高塔,這群人類在諾亞的後代巴比倫尼洛王的號召下,於幼發拉底河附近的示拿之地集結,興建能通往天堂的高塔。這個舉動觸怒了上帝,上帝因而使人類說起不同的語言,在人類無法相互溝通的情況下,高塔建造到一半就停止,此計畫因而失敗,人類也四散東西,因語言的差異再也無法溝通,而高塔自此被稱為「巴別」。

在日前藝術家黃珮如於伊通公園的展場裡,她於三樓的空間放置了不同大小的巴別塔模型,展場的牆上是現地製作的壁畫,在這個名為〈躲進光裡面2〉的作品,黃珮如運用散落在地板上的白色BB彈、模型與壁畫,尋找著「藝術家—展場空間—觀者」之間的關係。在三樓的展場遊走,觀者會不時踩到地上的BB彈,它們來回地反彈於壁面、裝置(巴別塔)間,那些聲響與觸感,讓展場空間與觀者間處於動態的關係。黃珮如指出,她進到伊通的展場,一方面想要挖掘牆壁內的時間性,另一方面也思考著如何與觀者及展場能有所聯結。而這種動態關係有時候較之視覺語言更能挑動觀者的神經,讓人對於展場能生出不同的感受,並無實不刻地對應著作者的「在場」。

與以往僅著重於探討繪畫與攝影之間的影像所不同的是,黃珮如因為信仰的緣故,在此次的展覽中開啟重新探討繪畫與自身關係的可能。對於黃珮如而言,光線、光源既代表著信仰(上帝),同時也是讓底片上的影像之所以可能生成的介質,是讓藝術的光暈之所以顯現的因子。在〈夜巡圖〉、〈雅典學院〉和〈演唱會〉三張作品,黃珮如延續著使用原子筆、壓克力顏料的繪製手法,將她從底片上所感受到的美轉譯到畫布之上。在目光所及之處,畫布好似一片的白,但細看卻又會發現畫面中模模糊糊的團塊,以及捲曲的、扭動的色彩,它們在畫面上顫動著,一派輕盈,又好像穿透藝術家苦心經營出的堅實底色。遠遠觀之,又意指著我們所熟悉的場景或是藝術作品,在這裡,黃珮如的畫並不只是這些名家傑作或現實場景的再現,而是展現了影像的曖昧與多變,以及能夠滲透其中的意識。

二樓展場的〈躲進光裡面1〉,是一張攤在地板上的大面積畫作。旁邊掛著的〈天使〉,其實是黃珮如一度毀掉不願展出的作品。對於藝術家而言,二樓展間所呈現出的,是她面對繪畫時必須使用也一定會出現的語言:一再重複出現的原子筆暈染、鉛筆般自由來去的素描線條、雲的團塊、墨水般的水性痕跡……,以上種種,既是生命經驗與創作的疊合,同時也是作者尋找繪畫與生活根源的初衷。

繪畫是一個作者不斷與自己作品對話的過程,藝術家無可避免地在畫面上來回填補與修改,她必須不斷地詰問自己,也往畫裡面探詢,而這些都在展覽中赤裸裸地被攤開在觀者面前。

那些被黃珮如所繪製的風景或重繪的作品,被壓縮成一個個的小宇宙,以層層的壓克力顏料堆灑出堅實而又多層次的空間,黃珮如不再只以轉譯底片影像的手法重繪風景,藉由作品的製作與展出,她正建造著自己與藝術、信仰和觀者之間的巴別塔。

如果語言是無效的,那麼在繪畫裡面,藝術家還是能找到能依恃而感到信賴的溝通方式。光之於黃珮如,是藝術、是信仰,也是反照自身的路徑。

(本文刊載於《藝術家》雜誌第454期,2013年3月號)

 

圖版提供/黃珮如

雜誌圖-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