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知空間——王德瑜個展「No.72」

對於大多數的人而言,雕塑所處理的始終脫離不了空間的範疇,且非得倚賴視覺來感受作品不可。對於藝術家而言,當代的雕塑概念則已脫離現代主義式的創作形式,而朝向各種不同的方向與可能發散。藝術家王德瑜向來以布料製作的充氣雕塑/裝置為主要的創作形式,她的作品探討作品與人、與空間的關係,也藉由這樣的手法促使觀眾以不同的方式:觀看、進入、觸摸甚至於直接在作品內跳動來感受藝術品。

「No.72」由三個作品所組成,由一個高4公尺、寬6公尺的白色充氣膜體開始。這樣的尺幅幾乎佔據整個展場一樓的挑空區域,當觀者進入展場時,會被迫依著球體的邊界走至作品後方區域,再從寬約1公尺多的拉鍊開口進入到球體內部。從外邊觀看這件被王德瑜暱稱為〈甜甜圈〉(作品皆沒有名稱)的作品,因其龐大的體積再加上展場本身挑高的格局,會予人有種與臨時性建築相遇的感受。對於觀者而言,作品龐大的體積以及可以進入、穿越甚至於繞行的空間,有如一座偽建築的設計。王德瑜一方面保留作品在造形上的視覺元素,另一方面仍藉由空氣與作品造形的設計,讓感受作品一事歸還到觀者的身體,也就是說,當觀眾進入作品內部的空間與之發生關係時,這件作品才得以成立。
比如進入〈甜甜圈〉時,空間的次序是進入空間(建築)中的空間(作品)。作品本身的結構讓人彷彿進入一個奇特的遊樂園,而空間之內、位於結構上的拉鍊則讓觀眾可以再進入作品內部。但弔詭的是,其可直視天花板的鏤空設計,又讓觀者在身處作品核心的同時等同於置身作品外部。這種雙重的空間設計,改變觀者身體原有的對於空間的單向感知方式,創造出一種矛盾而又有趣的對照。
另兩件作品是同樣位於一樓的〈椅子〉以及二樓的〈小桃子〉(皆非正式的作品暱稱)。不同於過去王德瑜總使用中性的白色,〈椅子〉和〈小桃子〉分別使用了檸檬黃與桃紅色的布料,儘管作品的體積都不若主要的作品來得大,然而在色彩上極具吸引力的設計都讓觀者更欲一探究竟。〈椅子〉是以封閉的造形將風機放置在作品內部,觀眾只能從外部觀看、觸摸作品,或坐在其上方去感受作品。對於藝術家而言,〈椅子〉並不真正具有椅子的功能,她也一再宣稱「那不是椅子」,藝術品與工藝品之間於功能性、藝術性的差距,顯然也是王德瑜在創作時必須一再考量之處。畢竟一件真正成為椅子的裝置,是否還能被以作品看待?藝術品與工藝品在功能性上面的區分勢必有其界線存在。因此,在此作品的後方,王德瑜刻意留下一小段的拉鍊,這組拉鍊不同於另兩件作品的「入口」功能,可視而不可進。〈椅子〉與前方的〈甜甜圈〉對照的同時,兩件作品在身體感與視覺上創造出不同的效果,也因此引導觀者由不同的方式去和作品互動。


「No.72」以三種不同造形、體積與大小的裝置,分別探測藝術品的建築空間、內部空間以及與觀者身體之間的關係。它們打破了我們習以為常的空間感,並且把作品交付予觀者的感知上,讓作品和觀者之間產生獨一無二的關係和意義,創造重新解讀空間的可能性。

(本文刊載於《藝術家》雜誌第456期,2013年5月號)